Loading...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湖泊建模软件具备综合分析一个湖泊及其整个流域的水文和环境情况的能力。Pamolare(Planning And Management Of Lakes And Reservoirs focusing on Eutrophication,针对富营养化的湖泊和水库的规划和管理)软件,首先在欧美应用,但最近,也逐渐应用到越来越偏远、条件艰苦的地区,其中包括伊朗西北部的水体。权威杂志《生态模型》,最近几期评述了关于湖泊、湿地和所有大型内陆水体建模的最新科学进展,主张要对湖泊及其流域支流的各种参数进行综合、全面分析。只有这样,决策部门所制定的政策才能高效地管理珍贵的内陆水资源。

倘若采用环境退化的极端案例作为优秀模型的测试案例,并以此来显示如何制定成功的政策,那么,世界第四大内陆湖-咸海,逐渐演化为小型干缩湖泊的例子,就应值得关注。

起初,在20世纪60年代,咸海(Aral Sea)面积6.8万平方公里,在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境内,但是,现在只剩下原面积的10%,有些地方断流达100公里。湖泊在卫星图像上的外观生动地展示了这个问题。现代环境信息学的手段,不仅可以展示表面面积的缩小情况,还可以显露某些地方的盐度浓度由过去10克/升提高到了100克/升。事实上,建模软件的核心是现代仪器设备,其详细数据已表明,底层水体比靠近表面的水体含更多的盐,这加速了表层的蒸发速度。

咸海的情况被伦敦《每日电讯》标注为“地球上最恶劣的环境灾害之一”,它造成的经济后果包括渔业的损失,以水维持生计的4万名居民的损失,它还改变了周边地区的小气候,带来了盐尘暴、极端温度和降水极端情况下的农作物损害。

讽刺的是,虽然缓解这一状况的政策与第一轮补救措施完全由不同机构制定,但是却有着同样灾难性的缺陷。远在莫斯科的苏联规划师们那时达成一致想法,设计引导其他较远处的河水流入4.7万公里的灌溉渠,用于沙漠地区的新型农业,特别是棉花农业然而该水渠的3/4处于沙土地带,没有铺设衬层。

1992年,随着苏联计划体系的瓦解,世界银行取而代之来解决这个问题,进一步与实际情况背道而驰,同样采取了野蛮的工程方案,试图解决复杂的跨学科的环境问题。直到世界银行贷款的第三期,全流域统筹考虑的必要性才被认可,认为应遵从约束条件,尊重五个主权国家的举措。谈判复杂而费劲,但成功地让最关键的利益相关者参与其中,集中探讨了那些受害程度最深的人们所关注的问题,包括水资源短缺和环境破坏等。健康损害和收入损失都严重威胁许多类利益相关者。咸海流域项目由流域五国资助,世界银行提供部分贷款,在1994年启动,10年后取得了首度改善,这至少给北部水域的未来带来了希望。

可持续发展政策研究所,也是一个以巴基斯坦人为主的智库,该研究所对这个问题十分感兴趣,曾在咸海问题研究和咨询方面非常活跃。该研究所观点客观,不干涉任何流域内部政治,不过,研究所对巴基斯坦季风天气也将受咸海流域气候变化的不利影响表示了担忧。

该地区能否恢复到20世纪60年代的状况,还在争论之中。盐积聚或许意味着十万平方公里将永远不会再像从前那般吸引来植物群和动物群,很可能引入生命力最顽强的植物也难存活下来。在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北半部流域比在乌兹别克斯坦的改善得快,主要原因在于哈萨克斯坦有能力资助并改善生态修复及其管理。

对全球其他地区而言,咸海的教训就是重大重建工程需谨慎,应保障当地利益相关者参与到规划和实施之中。现代水文和生态建模工具能协助规划师在项目执行之前作出决策,同时能实时报告现在发生的状况,而不像过去在灾害发生后才被中央官员发现。

: http://www.coulterexergy.com/archives/973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