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enron2008.2 壮歌德/王卓妮

回顾美国历史上最大宗,且轰动世界的公司破产案——安然公司(700亿美元)破产案,如果之前做一个简单的低碳经济评估,那么该公司的财务就不会出现那样的问题。碳循环基本理论在初中和高中课堂已经教授50年,但是,这一直被作为一件令人好奇的情,且与人类追求财富甚至福利无关。在其概念被扩展并重新评价之后的今天,它正被作为指导发展决策的一种工具。

在2008年,不仅企业,而且国家甚至可能整个世界都将遭遇金融危机。在每一次或大或小的金融危机之中,如亚洲金融危机、次贷危机甚至大萧条,最终结果都“返璞归真”(back to fundamentals)。其实,用碳循环就可以描绘我们实际的自然世界。中国也在寻找所谓的“真”,虽然是以科学发展观展望经济发展的方式。

中国和世界探寻发展的科学路径

2007年10月是中国历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中国领导终于解脱“加州无忌增长模式”(The California Growth-at-any-cost Model)的束缚。希望不再发生类似无锡几百万家庭流出“绿色有味”的自来水事件。此外,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主任马凯在2008年1月26日的重要会议上也,说到“不掩盖矛盾”。

现在,科学家已经建立了非常强大而实用的全球碳元素流动模型——其中的碳以重要化合物形式出现在模型之中,以此来展示系统令人惊奇的一面,这个系统正是我们称之为环境和我们现在必须承认的作为全球经济子集的家庭的组合。 几个世界顶尖的研究中心,在过去几年内,以开放和合作的方式勾勒了以上的情景,这幅情景描绘出人类实际经济进程的发展是多么迅速。最终勾画出的情景却让人类自惭形秽——人类可为和不可为之处是如此的准确和无懈可击。

碳化学:简单,令人惊异也让人惭愧

碳是一种特别的元素。碳元素拥有6个资子中子,正是这不可思议的数字“6”使它这种六边形形状的元素可以与两位化学元素之星——氢和氧化合。我们的身体去水变干后,一半的重量来自碳,特别是骨骼中的碳酸盐。碳与我们的现代化生活紧密地交织在了一起——我们主食的主要成分是碳水化合物,所有的化学燃料都是碳氢化合物。碳在我们生活中无处不在。

可是,令人咂舌的事实是,世界上碳原子的数量是确定的。不过,总量确切是多少无关紧要,因为大部分碳原子深藏于地核和深海。我们所处的生物圈所发生的一切完全是可以解释的(accountable),并且它表明人类目前正处于“负债”状态。其间的悬殊非常大,不管对于那些热衷于赚钱的金融家而言,还是对于期望货币供应上涨来缓和拜金思想的政府而言,不论政府的意图多么美好,碳都是一剂上等的缓解良药。

对于碳,我们有两种简单的印象,一个是作为燃料,一个是作为温室气体。政策制定者和政治家们“沦陷”于其定义和数学运算之中,然而,事实是只有“量入为出”,我们才能维持生活。但是,也不要因为这些数字而感到担忧。科学家计算积聚的碳以克计(petrograms),也就是1000 000 000 000 000克。如果以秒计量流量会更容易些:农业和林业中碳原子以全球每秒220吨的速度由太阳光照固定到植物之中。与此同时,我们以每秒270吨的速度燃烧碳氢化合物燃料。我们的生物圈能以每秒320吨的速度吸收和处理碳,但却无法处理剩下的10吨的碳原子,因为它们以二氧化碳的形式存在,所以只能进入我们的大气之中。

斯坦福大学 火用 行动

斯坦福大学是提出该科学的著名机构,在他们2007年10月的“全球气候和能源项目”中,发表了一个复杂的图表,其中展示了碳元素流程中大大小小错综复杂的网络。整个图表只是全球火用流量、存量和消亡的图表的子图。过去几年间,科学迫使人们重新分析已有的认识,并让懂得化学和数学的政策制定者注意到这一点。科学界已提出了能量这个概念,它在实验室中非常的有用,但有时可能误导经济分析。物理学家都知道能量不能创造或消亡,因而,经济学家们可能非常想知道它成为稀缺商品,甚至有时成为国家间战争的根源的原因。在经济分析中,我们所说所指的实际上是有用的能量,对此Zoran Rant在1956年提出了火用的概念。所有物质都包含非常巨大的能量并锁定在其化学键中,而更大的能量存在于其原子核中。实践中,如加热、照明和运输这些功能,并不能释放我们所期望获得的有用能量。真相实际上非常简单,科学家并不屑于指出,但是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却常常看不明白:

燃料的分类是根据碳氢化学键的长短松紧来确定的。燃烧过程中,无论是腹中的糖类,烧柴火堆中的木纤维,还是发动机汽缸中的汽油,碳元素重新结合氧(生成二氧化碳或一氧化碳)形成更紧密和牢固的化学键。天然气的四个C-H化学键加上两个氧分子的化学键,得到27个电子伏特。这9个原子燃烧之后重新组合,生成物中有一个二氧化碳分子外,还包含其它化学键,共35个电子伏特。这种能量释放方式(最好称之为有用的能源,或火用)是不同的,因为这8个电子伏特,并且,在可以观察的宏观层面而言,1千克的天然气可以产生约40兆焦的热能。大部分燃料,包括人类食用的谷类和土豆,电厂的电煤、拖拉机的柴油,每克所包含的C-H化学键数量大致相当,并能释放约40兆焦的火用。

碳氧化学键的作用力很强(一氧化碳有三个化学键,在普通分子中其作用力非常强),只有在光合作用过程中,受太阳发出的光子的影响,氧才能从中释放出来。

全球环境下的全球经济:环境就是系统

经济学和科学在过去200年的学科发展进程中存在一个共同缺陷。这并不陌生,也不是一种批判,只不过是该纠正的时候了。经济学的奠基人理性地开始理解个体、企业和产业,并只在国家福利的范围之中考虑。从这个角度出发,看似微观经济学加起来就是宏观经济学。对此的所有问题,经济学家发明了委婉的说法——外部性,如果我们对外部性探究问底,现在它就是每年成千上万吨无法处理的废弃固体和液体,以及漂泊在我们的空气之中的气体。从全球的观点来看,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是,个体和个别国家在追求利润最大化过程中,可能没遵循鲍尔丁宇宙飞船地球的最佳模式。在科学视野里,既然地质学家、植物学家、动物学家以及其它学家一致认为我们的地球是火热的,充满了活力,其各种活力为各类相互交叉的学科所争相研究,那么就必须加以重新思考让教科书涉及该系统和环境。令人不安的是,目睹热力学书籍中使用的公式,仍然是研究人员感兴趣的那个系统,并且,“环境”也仍然是指的是过去所说的“环境”。小规模的试点是好的开始。但是如果能推及到小范围之外,那么经济学家和科学家就能开展合作,安装足够的空调来消除全球变暖。

言语与数字难尽其意

我们的现代社会错综复杂,难以勾勒描绘。全球GDP大约60万亿美元。我们,每年燃烧180亿吨的化石燃料。我们被告知,现在每一秒都增加数千吨的无形气体(我们祖先称之为“青烟缕缕”),同时很可能产生极端气候和灾难。大量信息蜂拥而至,一张合成的卫星图片在此给与了一丝喘息的机会,这张图片详细地描绘了测量大气中一氧化碳总量的结果。这些图片必须仔细处理,日期、地层和具体污染物选择的不同将导致变好或变坏的情景。但是,就其本质而言,该图片上可以看到中国工业地区上空的一氧化碳浓度非常高,并且蔓延到朝鲜半岛、日本甚至美国。这是一种图解工具,它鼓励通过合作实现全球低碳经济目标。

安然的“洗碳”账户

认识基础化学的现实和对于人类行为的严格局限性,是一些市场体系下创造性的财务账目文化的冷静剂,而2001年安然公司在这方面达到顶峰。安然公司原本是休斯敦的一家天然气公司,核心业务在于管理沼气储存并输送至客户。甲烷是最简单碳氢化合物,由一个碳原子和四个氢原子构成。明白沼气的储存、运输和消费——当科学家提到燃烧时经济学家使用“消费”这个术语——之中的数学非常容易。安然公司高级执行主管是会计、市场营销和贸易的研究生,他们认为,学科学出身的员工愚钝并受旧思想的禁锢。首席执行官曾经引见一位专家给他的客户,这位客户在石油天然气方面有30年的经验,之后他补充说,“如果他无法从中获益,他早就不做了!”

安然无法追踪其实物资产,创造了金字塔般的债务,却被伪装为利润。亚瑟·安达信的审计人员被威逼受诈骗,也被洋溢于商业期刊的赞美所迷惑。得克萨斯伙伴(Fellow Texan)和美国总统亲切地称呼安然的主席他的小名“Kenny”。然而,如果有人模仿童话《皇帝的新装》中的那个天真儿童,问一句碳在哪里,那么就会发现那些高级执行主管实际上一丝不挂,如果还能询问的早些,结果肯定好过Kenny的暴死,副主席的自杀和首席执行官的终身监禁。

公司也踏进了发电领域,这也是场纯粹的骗局,锁定在加州,让安然拥有最便宜的电价,却谎称电力紧张,然后以高额价格在州间出售,妄图缓解困境。事实上,交易中不存在真实电力,没有碳原子在燃烧。局内人爽快地称之为“洗碳”。

近期行动和中国的角色

实现降低碳燃料的使用,降低碳气体排放的现实需求在不断地加快步伐。当前,看起来,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业委员会过去所估计的危险过于保守。相比之下,英国的斯特恩评估的信息更牢靠。斯坦福大学《2007年全球碳流程和积累》报告发布了严酷的事实。在2008年2月21日,澳大利亚政府加诺特报告(Garnaut Report)描述了重大灾难很可能在“商业活动一如既往”情景下发生,不过也强调了实现低碳经济的积极作用。报告主笔人是一位国际上备受尊敬的经济学家,曾经是澳大利亚驻中国的大使,他极力将中国加入到报告之中,认为这是任何全球问题解决之道的关键所在。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位前大使在北京的第一秘书现在正是澳大利亚新总理,中国的角色如此重要并非巧合。2007年11月选举成功之后,陆克文(Kevin Rudd)总理第一份官方法案就是认可《京都议定书》,给另一个弃权者——美国以有力一击。当然,布什是最后的顽抗者,无论下届入住白宫的是谁,都将明智地负责地面对这些问题,因为美国具有最大的碳吞吐量。澳大利亚总理任命的气候变化部长黄英贤(Penny Wong),是一名海外华人,在未来的几个月内,我们可预见到的是,澳大利亚的领导将来到北京,与中国一起探寻全球经济背景下碳减排的途径。

: http://www.coulterexergy.com/archives/1170

No comments yet.